是仇女酸民、还是忧国忧民?──李商隐北齐〉、齐宫词〉

是仇女酸民、还是忧国忧民?──李商隐北齐〉、齐宫词〉

古代典籍看起来遥远而崇高,但也不过是当时日常的截面。更靠近一点看,经典往往也具有现代意义,有时嘴砲唬烂、有时更如网路乡民那般机锋生动。

说起晚唐诗歌流派,最值得一提的大概就是有「小李杜」之称李商隐与杜牧,前一篇我们介绍过杜牧后设又充满慧黠的咏史诗,以私我之小历史向冰冷大历史诘问。而说到李商隐,大家印象最深刻大概他的那些个〈无题〉诗,什幺庄生晓梦迷蝴蝶的,听起来都色色的,不,我是说多情善感,但认真解读起来却又迷濛晦涩,不知所谓。

到了宋初,仿效李商隐的诗体蔚为风行,号称之曰「西崑体」,尔后的诗论有所谓「诗家总爱西崑好,独恨无人作郑笺」的评论,就是大家都爱学李商隐的诗,但就是遗憾没有哆啦A梦的翻译蒟蒻可以来好好解释一下。真想跟商隐大大说「阿鬼,你还是说中文吧」。

但其实李商隐的晦涩其来有自,他初涉政坛即牵涉了当时之牛李党争,许多真心话那是要讲不可、欲说还休,只好写写这些首濛暧无解的无题诗,若各位还记得,之前赴韩发展的艺人周子瑜,因拿咱的青天白日国旗惨遭对岸网民罢凌;在之后戴立忍又因对独立与否的表态不明确,主演电影遭换角。要知道,当所谓的党争或意识型态战到最狂最火的存亡之际,不要说表态与否了,身涉其间的我辈,连不表态的权利可能都将丧失。这时候我们反而更需要文学,需要那些充满隐喻而歧路的诗,诗无达诂,那些有如河流或水草的能指,以通往语言最繁複不可解的乌比鲁斯环背面。这反而创造出了他那些无题诗最明媚闪跳的艺术丰姿。

说了半天,这才要进入到本篇的正题,那幺多情异色,妩媚温婉的义山诗,当写到咏史题材时,竟摇身一变成为晚唐版的战神苏美。其实说李商隐仇女这倒也未必,诗话讚扬他的咏史怀古诗「多持正论」,他虽然婊过各种妖冶后妃,但也不是无中生有,未若母猪教那一套一视同仁。先来看李商隐两首着名的〈北齐〉:

一笑相倾国便亡,何劳荆棘始堪伤。小怜玉体横陈夜,已报周师入晋阳。

巧笑知堪敌万几,倾城最在着戎衣。晋阳已陷休回顾,更请君王猎一围。

这两首诗讽刺的是北齐后主高纬与其爱妃冯小怜,这角色在林依晨和冯绍峰演的偶像剧《兰陵王》里也有出现,这诗光看词面可能不大了,要配合诗本事来看一下。根据《北史‧后妃传》,冯淑妃小怜自进宫后就因个性慧黠又善解音律,受到高纬宠爱,高纬大大不管去哪都要带上马子一起去,这次他俩去围场畋猎,没想到北周就称隙发兵晋阳:

周师之取平阳,帝猎于三堆,晋州亟告急。帝将还,淑妃请更杀一围,帝从其言。……及帝至晋州,城已欲没矣,作地道攻之,城陷十余步,将士乘势欲入。帝敕且止,召淑妃共观之。淑妃妆点,不获时至。周人以木拒塞,城遂不下。(《北史‧后妃传》)

从以上这段,看得出来我们的小怜水水只做错的一件事就是迟到。晋阳告急传来,她跟高纬要求说「糖糖脑公,人家难得穿猎装打猎萌萌哒,还想再多打一场」,拜託,你以为是打电动再投十元就可以喔。结果回到晋州爽了吧,城池已然陷落。此时北齐放大绝使出地道战,几乎快攻进城了,高纬说揪抖马爹,找小怜一起来见证奇蹟的时刻,结果「淑妃妆点,不获时至」,这超白话了吧?就是「拜託人家是女生耶,你要等人家啦」。「拜託人家是女生耶,出门要化妆耶」。拜託人家是女生耶,拜託人家是女生耶(跳针)。套一句乡民名言,大脑这东西很棒,可惜你没有。

所以再回头看李商隐这诗,说小怜穿起打猎装就倾国倾城,可以直接反攻大陆了,所以「晋阳已陷休回顾,更请君王猎一围」——先别管什幺太平岛了,你听过cosplay吗?这简直酸到pH值爆表啊。就算苏美大穿越去唐朝,那种酸酸腐腐的酸民性格,商隐大大可能还略胜一筹。

另外一个被他婊到飞起来的皇后,则是南齐东昏侯的爱妃潘玉儿。据说潘妃原生家庭是作杂货生意,所以他特别喜欢市集的杂沓感,东昏侯也陪他一起在后宫搞什幺夜市人生,让潘妃当酒促妹,自己当猪肉荣拿杀猪刀来玩,这种cosplay的等级更高了,当时谚语说这叫「至尊屠肉,贵妃沽酒」,现在看西斯版这种角色扮演还满增进夫妻情趣的,但在当时大概觉得成何体统。

而东昏侯这封号听起来就很昏庸,确实,南齐的灭亡和他大有关联,李商隐〈齐宫词〉:

永寿兵来夜不扃,金莲无复印中庭。梁台歌管三更罢,犹自风摇九子铃。

「永寿宫」是潘妃宫殿之一,东昏侯曾在宫殿凿金莲花,再要潘妃裸足走过,模仿释迦牟尼的典故,这听起来真的色色的,不确定东昏侯有没有参考SOD美脚系列,尔后《金瓶梅》里那个着名的女主角潘金莲,就是从潘妃的典故脱胎而来。

这首诗后两句更酸酸,因为东昏侯曾经「为潘妃起神仙、永寿、玉寿三殿,皆匝饰以金璧……庄严寺有玉九子铃,外国寺佛面有光相,禅灵寺塔诸宝珥,皆剥取以施潘妃殿饰」,这拔佛寺的珮饰给北鼻用的举动看起来满浪漫满sweet的,但仔细想有点怪怪的,妳叫脑公拆掉龙山寺的交趾陶给妳挂在房间看看,不怕遭到诅咒吗?无论有没有诅咒,南齐灭亡了,但梁齐易代,梁朝后宫里依旧笳吹弦颂,歌舞不歇。

历史总是惊人地相似,重複再重複。评论家大多认为李商隐这些咏史诗写的清朗,实则暗讽当局时政。但如那句格言说的:历史给人最大的教训就是历史不会给人任何教训。就像那枚从佛寺拆下来装点后宫的九子金铃——它那幺美好,那幺无情,见证历史朝代之兴衰,却依旧摇曳,无动于衷。但更多时候我们也只能纵身其中,一如这些无情物,扮演着旁观者,眼巴巴望着历史走向本该如此的灰飞烟灭终局,什幺也无能为力。

读到这里的读者太认真啦!快按输入兑换码「XC8CRN」免费领一本《唐诗三百首》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