WeMo执行长吴昕霈:我眼里的荷兰新创环境,与台湾

WeMo执行长吴昕霈:我眼里的荷兰新创环境,与台湾

WeMo Scooter 很荣幸在6月初受美国在台协会邀请,和其他五组国内新创团队一同飞往荷兰参与 The Global Entrepreneurship Summit 全球创业家大会。 这是一年一度国际新创盛宴,为期两天,聚集130多个国家,超过1,200名包含政府机关与各地创新思考家、创业家及重量级投资者与会,一起体验并展示创新创业全球商机。

2019 GES由美国和荷兰政府共同主办,今年以『Future Now』为主题,让创业企业家在五大领域包含农业食品、互联网、能源、健康和水等社会问题上,展现世界各地创新解决方案,以及政府在创新环境中展现的关键作用。

现场展示全球创新发展趋势,例如备受瞩目的5G技术与智能、互联、数据等创新应用,皆从解决能源、粮食、环境生态、医疗、社会等人类问题的角度出发,也希望能透过创新技术及发展,更能帮助到弱势族群。

值得关注的是,现场更有超过35%来自各领域的女性企业家及政府高官,发表对创新创业的想法,许多女性在政府部门中,亲自带领并订定重要政策,显示全球女性创业家的已形成潮流,成为推动新创不可或缺的力量。

WeMo执行长吴昕霈:我眼里的荷兰新创环境,与台湾
今年GES以『Future Now』为主题,让创业企业家在五大领域包含农业食品、互联网、能源、健康和水等社会问题,展现世界各地创新解决方案。

WeMo Scooter 以互联网科技技术,共享经济概念,让城市更美好的愿景为目标,今年相当荣幸能被大会选上,代表台湾参加这次的国际盛事。也希望能藉由这次的交流,将 WeMo Scooter 解决城市交通问题的方案,在世界级创新舞台上被国际看见。

荷兰是欧洲数一数二的新创产业大国,我这次就近观察荷兰如何推动创新创业,将所闻分享给国内新创圈,希望可以让更多创业团队,更了解国际新创的面貌,也作为台湾新创发展的借镜:

小国大思维,人人具创业精神

荷兰人口仅1,700万人,比台湾人还少,以欧洲小国自居,也因为资源少,懂得珍惜且开创资源。荷兰人从小开始创业做生意,10岁就开始尝试卖果汁,学习财务独立,开拓自己的视野。根据统计,2013至2018年,就有超过一万多名18岁以下的荷兰青少年,在荷兰商会登记成为老闆,成为名副其实的『少年头家』。

从教育体制到整个社会文化的氛围,让荷兰人从小就能敏感地观察社会议题,勇于从开放及创新角度,协助解决生活中的各种问题。台湾这几年一直不断地在做各种教育体制上的改革,在改革教育的路上,若能鼓励年轻学子们勇于探索尝试,从小问题发想新创意,从师资培育到教育文化落实大胆创新训练,才有机会培育出具有创新思维的人才。

连女王也亲力亲为,从上到下推动创新革命

荷兰创新创业成功也和政府大力推动有关联,包含荷兰女王也在政府新创界担任要角,以皇室高度推动创新创业,实际拉着上下一起推动,荷兰很清楚自己的定位与优势,国家虽小,但全力发展农业技术,技术更包含金融科技/区块链,甚至 IoT、VR 等前沿科技产业,让荷兰农业成绩非常亮眼,是全世界农业第二大输出国,展现国家驱动新创力。

其实不仅是荷兰政府,欧洲各国也全力推动扶植新创事业,例如电动车是全球发展潮流,法国巴黎每年推动无车日,由政府主动发起,直接下令市中心精华地段禁止燃油车进入,也正面带动法国电动机车与自行车的发展,让民众也有意识的去支持并执行。

中小企业又如何,具国际野心才是成功关键

荷兰定调经济要起飞,除了培育创新创业外,更要靠国内中小企业支撑,由上到下/下到上全力推动,不只将资源投注在大企业上,一视同仁将资源平均分配在所有企业上。中小企业在政府扶持下,有策略性的往外扩展,国家虽小,思维上却具备宏大的格局,个个具有跨国企业的海外扩张战略。

这点和台湾很像,国内高达8成都是中小企业,台湾有着世界级的科技人才及一流的软硬体研发及製造水準,我们应该一起思考,如何从过往成本导向的代工传统思维,到成为世界主导创新的发展。 有明确的政策去推动台湾中小企业合作,鼓励跨领域创新创意,而非过往只专注于技术相关人才,共同解决社会问题,跟上世界创新发展的潮流。

期望台湾能像欧美企业与政府相关部门,透过公开讨论,交流想法与经验,倾听各界的创新经验,让真正有帮助的好想法透明化,并有机会得到发展及得到实践,让创业环境更具竞争性。长远来看,不管是对国家政策或对人民的未来发展都是正向的推动力。

创业是为了解决问题

除了大会安排的演讲外,我与2019GES在场1200名创业者交流,也得到许多灵感与启发。发现与国内新创最大的不同,很多在GES认识到的创业初衷,都是提供让社会与生活更好的解决方案。

我看到的种种创业故事都是以最适合国家的方式出发,而不是一开始就以赚钱为目标,也不一定是多棒的商业模式或是多高科技的技术利用,例如近年研究观察胶微粒产品危害海洋生态环境,不少鱼体内发现塑胶微粒,有一间公司分享如何利用生物过滤法,让人类不会吃到塑胶鱼,以生物科技杜绝食物链的污染。

或是我活动认识的一群非洲创业家朋友,套用循环经济思维,利用国内常被丢弃的副产品发展化妆品/保养品等自有品牌,将原本视为无误的废物再利用製造亮点产品,用有限的资源创造新创革命。

我还看到了一名荷兰大学生,关注遗传性糖尿病幼童,进一步改良胰岛素注射工具盒外观,仅仅是这样的小创意,不但降低歧视眼光,更减少儿童被霸凌的可能性,大大改善疾病孩童的生活。

这些团队的创业出发点和 WeMo Scooter 创立理念都很相近,我们也是为了解决台湾长期过多闲置机车,所造成的环境污染与空间浪费问题,而创造利用APP操作与无特定站点租还的车联网共享服务,希望以租代买的方式可以解决交通问题。

WeMo Scooter 的高使用率也让在场各国创业者高度认同,营运一年多至今不但早已超过百万趟次,每天租借量也稳定超过万次,使用率更是世界领先;这是因为 WeMo Scooter 创业的第一天起,所有软硬体建置就是针对台湾市场量身打造,但也保有未来将走入国际市场而设计的。

台湾为亚洲新创枢纽,最重要的是,除了保有尖端技术外,是否实际应用发展,而不是空有一身武艺却无发展的项目。我们应该试想,当机会那一天来临时,台湾都準备好了吗?